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震而發聲,驚蟄雅會
时间:2014-3-7

201436日,農曆二月初六,是為二十四節氣中的驚蟄。“二月節……萬物出乎震,震為雷,故曰驚蟄,是蟄蟲驚而出走矣。”(《月令七十二候集解》)

        綠柳生芽時分,西子湖畔波光蕩漾,春意盎然。

 敦煌文化弘揚基金會藉《煌煌大觀——“敦煌藝術展”》在杭州舉辦期間,傾力資助的文化系列交流活動,圍繞江南文化聖地,聯合當代最優秀的敦煌學學者和各界藝術家——華東師範大學中文系博士生導師、中國江南文學文献研究中心主任胡曉明教授,敦煌研究院美術研究所侯黎明所長,作家、同濟大學人文學院中文系博士生導師萬燕教授,著名文化學者、孟子第七十四代玄孫孟繁佳先生,著名昆曲表演藝術家、浙江昆劇團林為林團長,江南笛家杜如松教授,中國美院博士生導師林海鐘教授,萬松書院主持人程俊先生,以及參加“敦煌藝術展”的莫高窟講解員們,共襄雅會。

 

 【驚

【驚蟄·行香】

行香之禮,童子以沉香熏點全場。

焚香掛畫,品茗插花,遠山青黛,樹影森森。雲隨風動,心神俱靜的狀態中,進入和諧的理想世界。“夫列子禦風而行,泠然善也,旬有五日而後反。彼於致福者,未數數然也。此雖免乎行,猶有所待者也。”(《莊子》)禦風而行,是一種逍遙,飄然,自由的狀態。品香,亦需要如此從容的姿態。

 

【驚蟄·茶儀】

山林萌綠、山花初綻,野趣縱橫的驚蟄時節,以提籃點茶,行引風雅之氣。

茶席結界:蘭秀芝英,以蘭花、靈芝的盛物作為結界,蘭花為君子,靈芝代表仙氣之物,此盛物的雅題,代表濟濟一堂,點茶人對眾位參加雅會的嘉賓的祝福。

追求靈性與自由精神的文人吟賞煙霞、充滿雅趣的生活情趣,在煎茶中得以再現。

 

在古典音樂藝術家杜金鵬先生的琴聲與吟唱中,良友生活記憶館館長、小笠原流煎茶道教授黃玉潔為諸位帶來典雅的點茶之儀。

 

【驚蟄·吟唱】

 “詩者志之所之也,在心為志,發言為詩,情動於中而形於言,言之不足故嗟歎之,嗟歎之不足故永歌之,永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詩大序》)。

由崑曲表演藝術家楊昆吟唱李煜的《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時了,往事知多少?小樓昨夜又東風,故國不堪回首月明中。雕欄玉砌應猶在,只是朱顏改。問君能有幾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詞之纏綿、曲之婉轉令人心神蕩漾,尽显雅之大道。

 

       在昆曲音樂演奏家蔡群慧女士的古琴和昆笛家馬飛雲先生的琴瑟聲中,青年藝術家鮑晨陶淵明《擬古》呼應驚蟄:“仲春遘時雨,始雷發東隅。眾蟄各潛駭,草木縱橫舒。翩翩新來燕,雙雙入我廬。先巢故尚在,相將還舊居。自從分別來,門庭日荒蕪;我心固匪石,君情定何如?”

  

        歌詠之後,浙江昆劇團的青年崑曲表演藝術家胡聘、奧運小生曾傑、張侃侃為我們帶來如江南的春風般醉人的昆曲《牡丹亭·遊園》。“原來姹紫嫣紅開遍,似這般都付與斷井頹垣,良辰美景奈何天,賞心樂事誰家院。朝飛暮卷,雲霞翠軒,雨絲風片,煙波畫船,錦屏人忒看的這韶光賤。”杜麗娘“春啊春”的呼喚,喚醒的何止春,更是我們對中國傳統文化的親近之心乃至傳承之使命。   

    

   

       良辰美景、賞心樂事,四美之事,於今俱在。在江南文化與敦煌藝術的薈萃之際,观照敦煌文化與江南生活的異同,諸位專家、學者紛紛有感而發:從絲綢之路上文化的交融、傳播,由此而誕生的莫高窟藝術瑰寶,到江南文化的溫润柔和和清新秀美的詩意;从唐詩的山水、歸隱、送別,見唐詩之於中國文化的重要承載,乃至中國文化東渡日本的強大輻射;等等。議論縱橫,發人深省。


        在杭州“敦煌藝術展”期間,此等驚蟄盛會,匯融南北之精粹,驚醒的何止是天與地,更有無數對生命的關照!以此為契機,良友文化團隊汲取養分,對中國傳統文化、人文關懷,乃至古典生活方式,有了更深層次的理解,也有了更有力的承擔——解讀中華傳統生活文化,尋訪田園耕讀文化的當代表達,探討正確對待人类與自然的关系、人类与社会的关系,个人与生命的关系,打造東方新絲路的全媒體新呈現。

 
Copyright 2010 Companion Art House,Shanghai 沪ICP备12000071号-2 地址:上海市光复路195号 电话:86 21 63812777 邮编:200070

沪公网安备 3101080200176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