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雅,正的,合乎规范的。集,会合,相汇聚的。
 
    雅集者,雅人雅士们以雅怀事雅趣的雅道,高尚而不庸俗,美好而不粗鄙。
 
    在古代,雅集也就是文人们文化生活的一种方式与内容。以聚会、交游为名义,以游艺、玩乐为目的。
 
 
    不论是三五好友,还是数十同道,他们常常选择或松风鹤影的山中,或鱼乐泉飞的水边,或鸟鸣芳浮的花间,以及饮烟摇波,承红载翠的船上。有时品茗清谈,鉴古读史,长咏短吟,行歌赋颂,斯文又书卷。有时枕流漱石,吟风弄月,澡雪问梅,耕云研道,性灵又趣味。有时豪饮放怀,舞文弄墨,高辩阔论,比才斗识,恣意又纵情。
 
    在中国的历史上有无数的雅集,然而有了高人的参与和高明的记录,才有了千古的流芳。
 
    东晋时的兰亭雅集,乃集以序传。王羲之、谢安、孙绰、支道林等四十一位士僧参加这次山野文会,实际是一次三月初三的修禊活动。他们在弯溪曲涧边席地而坐,顺水而下的宽耳杯,流到谁面前谁就取而饮尽,并赋诗一首,不然则罚酒三杯,这就是“曲水流觞”。王羲之的一篇“兰亭集序”,不但文采隽俊,而且书艺超绝,成为历代传承的经典。
 
    北宋时的西园雅集,为集以人名。苏东坡、黄庭坚、李公麟、晁补之、张耒、秦观、米芾等十六位文人参加的这次庭园文会,造就了雅集最典型的场景。他们在王诜的私家山水中,写书作画,谈经论道、赋诗题壁、和曲操琴。李公麟所画的“西园雅集图”虽然未能保存下来,但米芾所写的“西园雅集图记”至今仍然流光溢彩,弥足珍贵。这些在中国文学史和艺术史上占有一席之地的人物,使雅集成为北宋文人潇洒放逸的模范。
 
    每一次雅集,都会有一个兴由,春分立夏,中秋冬至。除了岁时节令之外,花木生辰,友朋离别,都可以成为雅集的原因,有事有物,有情有景。
 
    西晋时石崇在金谷涧酒乐送客,盛唐时李白在桃李园讌宴从弟。都是借题发挥的佳话。
 
    传统雅集在茶酒相佐的同时,常常也不乏声色相伴。丝竹管弦、轻歌曼舞。文人们填词拍曲,持萧横笛,人乐相合而两忘。
 
    参与雅集的人士,既是作者,也是赏者;既合作,也竞赏。你唱我和,有酬有应,即情即景,有答有对。似乎雅集到此时才进入高潮,人文智慧在游玩的格局中尽展风骚。
 
    雅集是交流交际,联络慰藉,也是游戏游乐,消遣休闲。是一种文学和艺术的即兴品评与发想,更是一种形态和情境的分享与共兴。这里有娱情悦性,也有脑力激荡,有心领神会,也有灵机闪现。
诗文联句,书卷画作,以及琴曲棋谱,雅集给后世留下了无数奇思妙想,回味无尽的篇章。
 
    在当下,雅集正逐渐成为人们对风雅文化的集式体验。同样是以集会友,交往于文,同样是以集消闲,娱乐于艺。
 
    岁月悠然,余韵流风。昔日雅集的默契,已变成今日雅集的程式。但无论是礼俗内容,还是人文内容,即兴和开放,始终是雅集的基本格调。不同的兴由,有不同的情境。与其说是对古代文人闲情逸志的效法和模仿,不如说是对当下生活喧嚣浮躁的感怀与思辩。这是一种好生活形式的温故和尝试,更是一种雅文化传统的呈现和演绎。
 
    雅集有庆贺、交谊,也有品鉴、议论,蕴藏了中国人文的丰富内涵。如果与西方人文作个类比的话,那么雅集更象是派对与沙龙的结合。
 
    风雅是品味,是气质,是生活的态度,更是生活的情趣与情怀。雅集以风雅为体验,以风雅的生活为述求。
 
    如果说文人文化的精髓,就是把形而上落实到形而下的生活哲学,那么雅集正是其最理想的传承形态。
 
    雅集集雅,集天地之雅,集万物万象之雅。
 
 
Copyright 2010 Companion Art House,Shanghai 沪ICP备12000071号-2 地址:上海市光复路195号 电话:86 21 63812777 邮编:200070

沪公网安备 31010802001761号